代孕公司tel

乌克兰试管婴儿助孕:失独五年、47岁获得成功

  2019开春,对婷姐(化名)来说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她迎来了自己的二胎女儿。二女儿的出生对于婷姐来说无异于重生,因为这个女儿是她苦苦盼了近五年,走过了无数迷茫和挫折才求到的孩子。
 
  婷姐今年已经47岁了,几年前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个曾经神采奕奕的女人一夜间失去了她所有的光芒,她说:以前听人家说一夜白头,我怎样都不信,可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经历了那种痛到极致的绝望,近乎崩溃的精神在惨淡事实的磋磨下熬度过后,再看镜中的自己真的有恍如隔世的感觉,看我这满头华发就是在那件事后瞬间所得。
 
  这是一件婷姐轻易不愿重提的事,因为每提一次无异于自己的心被重力暴击一次。事情要回到五年前,婷姐还是一个花季少女的妈妈。那一年,她的大女儿悦悦(化名)刚刚过完17岁生日。
 
  婷姐说悦悦从小活泼好动,对学业永远不上心,专门喜欢跟男孩子一样舞枪弄棒,没得办法,婷姐就把她送去学跆拳道,几年下来,悦悦在这项运动上大大展现了自己的天赋,上中学时就达到了黑带三段水平,跟着训练队参加比赛,小悦悦还拿回了不少的奖项。婷姐说没想让悦悦在这项竞技运动中有什么发展,毕竟是女孩子嘛,她希望悦悦能学个普通的技能,将来有个生存本领就可以了。
 
  中学毕业后,悦悦读了职业中专,按照妈妈的意思学了门手艺,那时候学校里很多学生会在实习期外出找份工作,悦悦也跟着同学一起来到了广东某地。刚到时,悦悦电话母亲说了这边的情况:妈妈,这边做事的工厂怎么感觉那么偏僻的?平时下班回来的路上基本都没什么人,我不太喜欢这里。听到女儿这样说婷姐担心极了,她劝女儿不要在那边实习,赶紧回来,自己会拖关系在家附近给她找个机会。听到妈妈的担心,电话那段的女儿笑了:妈妈你不要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嘛,你女儿的身手对付三几个人是没有问题的,好啦好啦,早知道你这么担心我就不跟你讲了。
  跟女儿通过电话没几天,就发生了恶性事件,悦悦在下工回来的路上遇袭身亡,尸体寻到时已是报失踪一周后,婷姐第一眼看到被称为女儿的那具尸身,面容浮肿模糊,惨不忍睹,这哪里是她如花般的女儿啊?那么陌生!因为广东闷热异常的气候,尸身已严重腐坏,辨不出根本,后来通过DNA比对确认是女儿无疑,婷姐才相信眼前这个浑身布满伤痕的女尸就是自己的心尖尖儿,经查验,悦悦是遭钝器袭击身亡,周身七道割裂伤,婷姐一直跟工作人员说:我的女儿身手不错,一两个人是近不了她的身的,这究竟是什么人啊……悦悦,你告诉妈妈啊!
 
  自从女儿去后,婷姐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初,她消极应对每一个日升日落,整天把自己蜷缩在女儿生前的房间里,茶饭不思,爱人看她这个样子,提出把房子卖掉换个环境生存。但是婷姐舍不得离开女儿从小到大居住过的这个环境,最后,爱人给自己和她办了停薪留职,夫妇俩外出旅行了近一年。
 
  这一年里,他们走了很多地方。因为婷姐心里深爱着爱人,不舍得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舍他而去,最终经过商定,他们决定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再生一个孩子。
 
  从44岁开始,婷姐开始了艰辛的备孕里程。又是卵泡监测,又是人工授精,折腾了小两年,不但没迎来任何希望,反倒是彻底失去了受孕的希望:婷姐停经,彻底没有可供受孕的卵子了。
 
  长期的失落磨光了婷姐最后的人生斗志,她跟爱人说:老张啊,我活得太辛苦了,我很想再给你生个孩子,我们一家人重新找到生活的意义,但是我真的熬不住了,你让我去找我们女儿去吧。我走了,你再找个年轻点的,重新组个家庭……一通心里话后,夫妇俩又是一顿抱头痛哭。
 
  最终,婷姐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做捐卵试管婴儿,但是国内被捐赠的卵子数量少之又少,需要排队至少三年以上才能等到移植机会,无疑,婷姐等不起。在朋友的帮助下,她找到了海外生殖医疗机构,选择了费用各方面相对较低的乌克兰试管婴儿,2018年春末,她移植了一颗健康女宝胚胎,经过十个月的辛苦妊娠,终于盼来了二女儿的出世。
 
  婷姐说:怀抱着这个软趴趴的小生命,我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过去的那种轻生的念头不会再有了,因为我要开心的陪着孩子一起成长,我也感激孩子的到来,让我们这个家可以完整,将幸福继续下去!